法律体系彰显政治文明进步 - 理论探索 - 泰山区机构编制网

理论探索

当前位置:理论探索 >

法律体系彰显政治文明进步
2016-05-07 14:51:46   来源:

    我们正在积极推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建设。刚结束的全国“两会”有一个瞩目的亮点,吴邦国委员长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工作报告 中向世界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形成。这是邓小平同志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十五大正式确定的一个发展目标,经过30多年的努力,我们自信地说实现了这个目标,表明迈出政治文明建设的坚实步伐。
 
    我们清晰地记得,邓小平同志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中告诫全党:“为了保障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制化,使 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分析了“现在的法律很不完备,很多法律没有制定出来”的状况,提出集中 力量制定刑法、民法、诉讼法、工厂法、森林法、草原法、环境保护法、劳动法、外国人投资法等法律的任务。如今,我们可以告慰小平同志,在党的领导下,经过 各方面坚持不懈的工作,我们已经形成以宪法为统帅、法律为主干,包括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等,由宪法相关法、民商法、行政法、经济 法、社会法、刑法、诉讼法与非诉讼法等法律部门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统一整体。
 
    这个法律体系形成意味着什么?
 
    首先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日趋完备和巩固,我们更为坚定地走中国式政治文明的道路。法制是人类活动中的产物,先人留下一些有益的立法理念和成 果,由此我们在法律体系构建中,继承中华法制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大胆借鉴外国法制文化中的文明成果。然而,世界上没有也不可能有统一的法律判断标准,每一 个国家、尤其是根本政治制度不同的国家,法律制定过程中,一刻也离不开从自身的国情出发,从自身的政治制度出发,构建属于本国本民族的法律。比如,我国宪 法规定,矿藏属于国家所有。而有的国家法律规定,土地下的矿藏归这块土地的所有人所有,对此当然不能借鉴。法律体系是政治体制中的重要支柱,与我国的政治 文明相匹配。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要坚持、完善和实施自己的法律体系。
 
    “法律体系”既然是 “体系”,它意味着法制建设是 “亿万人的事业”。 “体系”形成不仅有全国人大、国务院等中央部门的立法专家和工作者的努力,也离不开地方人大的工作。这个 “法律体系”有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被称为 “体系”的 “上位法”,也有省市自治区及较大市制定的法规。邓小平同志在十一届三中全会讲话中专门提出地方立法问题, “现在立法工作的工作量很大……有的地方法律可以先搞,然后经过总结提高,制定全国通行的法律”。而且,既然是 “体系”,立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规定,就是地方立法与上位法 “不抵触”。去年全国各级人大对那些与上位法 “不一致”、 “不协调”、 “不适应”、 “不可操作”的问题进行清理,为形成相互协调、相互补充的统一的法律体系作出贡献。地方立法的创制性、先行性、自主性、实施性,为法律体系的构建起着特有 的作用。
 
    法是一种 “制度形式的公共产品”,与公众相关。立法应遵循科学原则、民主原则。立法的重要一点在于开门立法,增加立法的透明度。上海市人大坚持立法中的群众路线, 适时举行立法听证会、论证会、座谈会,遇到群众关注的民生方面的立法,还把听证会开到社区,并在媒体公布法规草案,征求百姓意见,让越来越多的公民关心立 法、参与立法,触动公民自觉自愿地一体遵循。
 
    法律法规的生命在于实施。 “法律体系形成”意味着我们基本做到“有法可依”了,然而,“有法可依”与“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联系在一起,法律体系起作用,还在于“十六 字”的后“十二个字”,因此,执法的任务十分繁重。立法过程中,立法工作者的一个重要立法指导思想,就是法律法条的 “可实施性”,而要真的有“实效”,还得看实施。实施中才能发现制度规定中的“疏漏”、“不足”,以便进行“法律法规的修订”或提出“修正案”,甚至“废 止”。相比之下,执法更难更关键。社会浮现的不少问题,不在于“无法可依”,而是“执法不严”甚至“眼里没法”造成的。
 
    另外,法律体系起作用,并非“单兵独斗”。 “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作为柔性的道德与作为刚性的法律,是相互补充、相互渗透,起着规范人们行为的作用。再延伸来说,调整社会关系的手段 是多样的,除道德以外,有国家政策、行政措施、行业规范、社会习俗,并不是法律越多越好,法律体系越庞杂越好。能够运用其他手段的,就没有必要都去立法。 良性运行社会的人们是善于运用多种手段来调整各种社会关系的。
 
    现在,法律体系已形成,但并不意味着法制建设就大功告成了,除了执法任务以外,立法工作同样任重道远。比如,“立法”与“修法”相比,修法任务会越来越多; “体系”已形成,有针对性调整某特定社会关系的、“一事一法”的需求会越来越多;经济与社会相比,社会领域民生方面法律法规会越来越多。由此,需要立法工 作者偕同更多的公民,注入更多的魄力、韧劲和智慧,着力推进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政治文明建设。
 

(作者为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委员)

上一篇:“新公共部门”发展期应对思路
下一篇:政府要主动转型改善治理